欢迎来到铜仁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晚霞风采

第二故乡——记离休干部朱澄洁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2017年7月23日,星期天。
  对于素来以“火炉”著称的铜仁山城,那天的阳光似乎也特别钟情,锦江河的河风与远天边照射过来的骄日里的阳光,沐浴在春艳这个第一次从梵净山,那个坡坡坎坎,离天近距乡镇街道远,九曲十八弯,一个叫苗王坡的大山深处来的姑娘身上,是那样让人心旷神怡和感慨万千。
  有什么故事?
  原来是铜仁市工信委离休干部、享受副地、师级离休干部待遇的朱澄洁爷爷,特邀春艳到他家做客。让这个从未走出大山深处的孩子领略到城市文明之光,切身体验太爱无疆的爱的延伸……
    “爷爷,我来了。”下得车来,乖巧的春艳看到朱老在他家门外的马路边上静候着。几十年饱经世故风雨人生的洗礼,让朱老身上体现出老人的豁达与开朗。
    “等到你了,春艳。快进门。”朱老那高兴得溢于言表的热情,让他自然而然地紧紧拉着春艳姑娘的小手,转身引领着春艳走进自己那独户独院的家门。
  “坐,快坐。来到这里,就象到了家里。”朱老一边将春艳拉到客厅屋里的沙发上,一边从桌上的果盘里出一个早已洗净的苹果塞进春艳腾空的手里。
  “这是你阿姨听说你要来家里做客,昨天晚上特意到超市去买的,早上上班前专程送过来的。等一会,她和你叔叔都要过来,看望你,陪你吃饭谈天说地。”
  “嗯,嗯,嗯”春艳十多年来的人生经历第一次享受到这热情这待遇。山妹子的羞涩和忙乱让她白净的脸笼泛起一阵一阵红晕,似有万千语言要从木纳的嘴里说出来,可到后来,你我观望的读者只是听到春艳
那“嗯、嗯、嗯”的应答之声。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素也恰似梵净山那九九八十一道溪涧流水潺潺淙淙,也如是滚滚涛涛的锦江河水欢快歌舞奔流。 

  朱老陪着春艳在自家朴素陈设的客厅里拉开了话呷子,几句关心的话语和爷孙之情的家常话让春艳怡然了。一边吃着水果一边自自然然得体大方回答朱爷爷关切,高兴地汇报着有了朱爷爷的资助,自己在学校里无忧无虑高高兴兴的阳光生活,静心学习刻苦努力取得的较好成绩和做班上学习委员工作的忙碌与能为老师和同学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从而体验到了生活的充实和学习不断提高的乐趣……
  欢乐、祥和,朗朗欢笑不时飘出这静怡多时的庭院,与围墙外那夏日的火热的骄阳正好互补递进,树上蚕的鸣叫声与屋内爷孙俩那欢歌那笑语恰到好处一唱一和。
朱老说:“学习,量力而行。生活,一定要阳光前行。你们是生活在社会主义这个大家庭里的。”这话是朱老离休后,三十多年来关心关爱困境青少年儿童,鼓励他(她)们励志前行时常说的口头禅。




朱老,姓朱,名澄洁。1929年3月生,河南省长葛市人。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1949年随军南下到贵州,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年多一点的1950年5月到铜仁,1985年6月离休。离休后的朱老用心、用情、用行动绘织了一幅红花绿树相映的桑榆放歌的绚丽画卷与和踩歌踏浪的合谐乐章。
说起春艳的故事,还得从朱老离休时的1985年说起,那时单位不叫现在的工信委,而是叫经委,单位家大业大,每年都有干部职工离休退休。如何让这些离退休干部职工发挥余热贡献力量,时刻践行入党誓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斗终身。朱老在与接任他的领导岗位后来人,在移交工作时,紧紧握住他的手,郑重其事对继任者说:常规工作你们肯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是放心的。唯有这离退休制度建立不久,新事物有新问题,很有必要探索一下这个新生事物的规律,摸索创立这个新事物的管理方法,总结经验推广应用于实际。
支部建在连上,为我们党找到了发展壮大,最后走向胜利的法宝。我们单位离退休干部职工在以后的日子里将越来越多,我思考良久,觉得成立一个离退休党支部。摸一摸我们这些退下来的干部职工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路径……。继任者同样紧紧握住朱老的手,诚心诚意地对朱老说:朱主任,地委书记、组织部长在找我谈话时,他们都多次提到您,说您一辈子是一门心事放在工作上,把铜仁当做故乡。不管到哪一个工作岗位,都能把工作做得风生水起,有声有色。要我遇事多与您勾通和请教。一定要请您扶我上马,送我一程。我哪能仅是一程之路,而是终身依伴前行。
就这样,朱老践行着自己在离休座谈会上的讲话:说到自己从1948年在郑州入伍,参加人民军队这个大溶炉开始,第二年在部队就入了党。在部队领导安排他做一名机要员时,当时还有想法,认为当兵,就应该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杀敌立功。1952年7月,在随部队参加了四川阿坝的剿匪战斗中,机要员的特殊作用让我对工作有了新认识,觉悟有了新提高。从此以后,不管干什么工作都做到了: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在行业里勇做尖兵。为此,我得到这样的认识:在这几十年的革命生涯的工作中,最锻炼人的工作岗位是在部队当机要员,感情最深的是第二故乡铜仁,最牵挂的是这里需要关爱帮助的孩子,让他们在阳光雨露下健康成长。
心动。行动。朱老率先在当时的地直机关单位成立了第一个离退休干部党支部,并被离退休干部职工公推当选为首任党支部书记。依托这个战斗保垒,在铜仁地区和原铜仁县成立铜仁关协(当时地县合一)时,同步在当时还叫铜仁地区经委的单位里,第一个在地直单位成立了“铜仁地区经委关心下一代协会(简称经委关协)”,出任首任协会会长(后来,该组织随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组织自身突出贡献和作为,在1999年2月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成立了中国关工委,红头文件明确其协会改为工作委员会后,其职能作用更完善,其组织系统更加制度化科学化)。朱老就和他的那一班离退休干部职工在单位党组织的领导之下,也随之将关协更名为关心一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肩负着新任务,担负着新使命。在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中,积极开展工作。
在建国五十周年纪念日里,朱老和单他的那一班人马一起在单位领导的支持下,在本单位的干部职工子女中首次开展“我爱祖国”、“祖国在我心中”命题作文比赛。
说起这次命题作文,事后,朱老每当忆起这事,都津津乐道。他说,在出题目时,大家七嘴八舌,忧心仲仲,深怕这些年来的浮华的社会现象和“吃肉骂娘”的病人心态让青少年们也深染其中,出不了好文章,写不出好句子。事后的评选结果,先前的担忧烟消云散,大家异口同声说:青年人看问题有见地,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实际具体可行。我们的目的达到了。在组织单位干部职工和青少年参加的颁奖大会上,朱老对这次征文比赛作了全面的总结。结果是领异满意,做父母的单位职工高兴,参赛青少年喜形于色兴高彩烈。
在2000年“五四”爱国运动八十周年之际,朱老又与他的“早九晚五”的同事一道献智慧付行动,在单位党委做“后勤保障营”,相关科室抽调兵强马壮人员具体办公。“大手拉小手”,组织单位干部职工的子女去电影院观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爱国主义影片,并给每一位青少年赠送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书籍。
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到六十周年和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朱老又以单位关工委名义举办弘扬“民族精神代代传”读书演讲会,为单位职工在校子女每人购买一本《民族精神代代传》书籍,要求每人撰写一篇演讲稿,参加演讲比赛。

……



一个个活动都体现了那个时代的正能量,活动的结果让朱老一次次欣慰。家大业大的经贸系统,上至机关单位下至企业部门,朱爷爷的名字成系统青少年最最最说词的一句话:我们要好好学习,遵纪守法,才能对得起朱爷爷的关爱之情。
爱延伸了。朱老不但将爱的温暖洒向系统内部干部职工子女,还将爱外延扩展到贫困山村的贫困家定中的贫困孩子。
要记起这个具体时间和时期时,朱老轻描淡写地说,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得知川洞镇的马脚云村的困难户陈远发,脚上患上一种无名疮,山村民间的草药医生用毒刺草芽、地衣类的草草药用淘米水浸泡捣烂取汁口服,用残糯米粑成团的浆汁外包扎。几经治疗,均不见效。买城市医院那膏药消毒液也不见好。几经周折辗转,时光流逝。陈远发那无名之疮不断冒浓发泡造成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能窝居家中,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漏屋偏遭连夜雨,破船又也逢当头风”。其妻患也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晕昏症,时常神智恍惚,精神不佳。而家中的两个儿子,一个将要初中毕业,一个将要小学升入初中。两个学习成绩优秀却因家庭原因将要辍学的青少年让朱老得知这个情况,他甚是深深牵挂。在那个下着细雨朦胧的一个星期天,朱老亲临大脚云村,站在陈远发家那四壁透风的堂屋里,看着陈远发的两个正在长着身体的孩子,孩子那清秀的面庞透着无奈与无助。朱老抚摸着兄弟俩的头说:把书读下去,困难我与你们一起克服。朱老掷地有声的话语与当时䑃朦细雨留下了湿漉漉的记忆。兄弟俩在朱老连续8年的关爱下,哥俩均已顺利读完大学,走进社会,开始回报社会,做了新时期新时代建设大军的一员。
春艳的境遇,是朱老从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驻村工作队员那里得知后,2017年6月8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日,朱老不顾年迈和路途之遥远,在该局调研员彭爱华的陪同下,驱车前往前往那个离天近距城市远的苗王坡江口县德旺乡漆树坪村民组,春艳的父亲因患小儿麻痹症而留下了后遗症无法正常行走,四十多岁的人了,一年到头为了生计和日子考虑得过多过细。春艳就是他十多年前从路边捡回的一个弃婴。阳光的年龄需要阳光的生活,社会的大家庭给予了春艳和她爸爸应有的关心和照顾,可仅有的温饱的生活与春艳那阳光求知的欲望还是很有一段长长的距离的。父亲敖志文的无尽自责与春艳顺利的中考,并以较好的成绩考进江口中学,成了敖志文一块欲说欲休的心病。 
朱老的到来,让春艳的父亲敖志文久皱的眉头有了舒展的机会,阳光的春艳沐欲在爱的温暖池里。朱老说:我今年88岁了。你的高中生活,我来负责。根据我们铜仁实际情况,特别是江口县城臧居民消费水平和江囗中学学生生活标准,每个月帮助你1000元人民币,一年共计12000元人民币。好好学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如果能够继续升学,我将一如既往帮助你。我完成不了这个任务,我会安排我的子女们来完成的。在我们家,我这些年能够力所能及做一点实事,与子女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来之前的头天晚上,我们召开了一次非常特殊的家庭,会议,老伴和在铜仁工作女儿、女婿都投了赞成票,远在省城贵阳工作的儿子、儿媳也在电话中表示支持,形成了一致的助学方案。




在不管是原来的铜仁地区老干部活动中心那个简简单单靠木炭生火电风扇吹热蜂窝煤烧水的台球室里,还是现在铜仁市老干部活动中心中央空调保暖凉夏纯净水消毒的台球室里。朱老离休后唯一的爱好就是打台球。说起台球,台球室,台球桌,台球与台球杆,均会与朱老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
刚刚成立台球室时,活动中心的领导与朱老共同研究购买台球桌,仅为了三五十块钱的差价,他给当时的活动中心主任上了一堂勤俭节约的教育课。朱老说,省台球协会的相关领导说过,我们是老干部,离岗休息是我们的权利,但是,我们那不忘初心的共产党员情怀和责任不能丢,也不会丢。我们铜仁客观条件局限的原因很多,家大底子溥。条行各业用钱的地方多,我们能节约一分是一分,能节约一块是一块。这两张桌子,差价在50块钱之多,其功能一样,耐用性差不多,唯一不同就是桌子生产的厂家不同,一个是百年老店,一介是新兴厂家。说到底就是一个“名牌”与暂时没有名气的厂家问题。我的意见是买便宜的,节约一个算一个…… 
可以想见,朱老的意见得到了采纳和效防。以至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活动中心仅就台球这一项,节约购买资金数万元。最为值得称道的是,党委政府领导高度重视老干部工作,深知体育活动的载体就是搞活动比赛。每年地方财政都要专项列支10000元活动经费。
区区万把块钱,朱老又多了一个“官”——地直老干部台球协会会长,这个会长一上肩,一万元经费在他的精打细算合理安排下,便做到“天天有活动,月月有赛事,每场赛事都设有名次和奖励。
  工作上如此,生活上也是这样。




从流血的枪炮声钟中走来;从流汗中的建设中走来……用朱老自己的话说,走路好处多,既节约钱又能锻练身体。
离休这二三十年来,每天清晨,朱老的“生物钟”都会分秒不差响起:起床、洗漱、馒头、包子、豆浆的早餐随意几口就行了。与朱老接触多了,了解他的生活习惯和为人处世的方式与方法也就知道得多了。朱妈妈一辈子没有工作,正如我在今年铜仁的乡风习俗里,挂社时节,去朱妈妈(去年寒冬季节去世了)墓前寄托我的哀思,写下如下的句子:

走在奉献者的故事里


我沉淀在山城铜仁厚重的乡风习俗里
绽放着挂社的追思
手执鲜花
走在天云山陵园的一级级台阶上
去追思一位平凡而又高大的老人

老人从遥远的北方走来
与丈夫一同西进南下定居铜仁
老人一辈子都在幕后
居家盘儿养女
默默无闻

在共和国站起来的时候
老人是画景中羞涩的怀春少女
嫁汉嫁人厮守一辈子
古训
与识字的多少无关
站在丈夫的背后
做那家的港湾
做那家的温馨
做那家的圆聚
立在子女面前
秉承和为贵
秉承孝为先
秉承勤为宝
秉承俭为德
言传身教
标杆般立家风塑家教

在共和国富起来的时候
一辈子幸劳的你
身子骨垮了
病魔缠住了你
终日与病床为伴
丈夫内疚
子女痛心

当丈夫说到机关单位子女的成长需要关爱
当丈夫说到尖岩村的兄弟俩需要帮助
当丈夫说到苗王坡上的弃婴女孩与智障父亲生活的艰辛
…….
你紧紧攥着丈夫的手
我们节俭一点
去关心他们
去帮助他们
你以母亲的慈爱
叮嘱儿女们
爸爸做的事
你们多理解
你们多支持

机关单位的子女
成为“五好少年”越来越多
尖岩村的兄弟俩完成学业
开始回报社会懂得了感恩
苗王坡上的智障人身残志坚
办起了养蜂场
弃婴女正在书声朗朗的教室里
阳光生活
阳光成长
…… 
陵园里松树扩散绿意
拔节的嫩尖点缀七彩的诗句
天空穿插着燕子的呢喃
大地上传承着厚重的感激

让我们讲叙奉献的故事
奉献的故事里是爱的精采传奇
让我们高举奉献的旗帜
奉献的旗帜下是心的万众凝聚

为苍生写赞歌
为平凡人树碑立传
让时光穿越
说说我们的奉献者
让未来慰籍
看看我们奉献者的足迹
大地上
留下深深的印记……
(2018.3.17 09:59天云山公墓) 


朱老告诉我说:我在其它地方用钱很大方,特别是看到农村孩子上不起学时,我会尽自己的最大能力去关心他们去帮助他们,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过去,铜仁有“慢慢游”(过去铜仁人对人力车的称谓)。这辈子,我都没有坐过一次,现在年纪大了,有时忙于一点当紧事而万不得以,坐过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次的“的士车”。
生活习惯养成了,就是一个“生物钟”,它会准时的。我现在每天早上7点钟起床,洗漱完成后,吃个馒头或包子,喝一碗粥或一杯豆浆,便出门了,三两分钟步行,来到市烟草公司公交车站的站台处,静候15路公交车到锅厂下车,然后再走几步(实际距离应有七八百米)到市老干部活动中心四楼打一打台球,10点左右,便在活动中心门口,坐8路公交车到河滨公园,再走着回家。
在朱奶奶生病卧床在市人民医院,朱老每天4次从花果山的住所往返于下南门的人民医院从不打一次的士,都是徒步往返其间。 而这段距离,朱老每次单程就需要30多分钟。
“花那个钱做哪样?”朱老在回答他人寻问时,总是这样说。




铜仁市委、市政府创新发展新时期干群关系,与时俱进在全国首推创建了“民心党建”工程“干群连心·同步小康”、“支部联建”驻村活动的品牌工程,为丰富和完善这品牌工程的内涵和外延,市委、市政府每年都要给市直各部门单位明码下文,将远山远水的贫困村问题村作为本部门本单位的一项重要工作任务来完成。
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从这品牌工程活动开展以来,先后到松桃苗族自治县的普觉镇梁洪村、江口县盘坝镇坝盘社区、江口县德旺乡漆树村等贫困村问题村驻村蹲点。而为这些村办实事解难事谋发展。朱老当仁不让,集经验与智慧于一体,时时给该局主要领导出主意想办法谋思路,积极投身到这场利国利民的活动之中。
“彭局长,现在开展这项民心党建工程,市委领导想得周到,谋划很好。我想了几个晚上,觉得我们老干部在这一活动中应该不落伍不掉队,时刻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们可在老干支部上做一做文章。让这个战斗保垒发挥应有的先进性和不褪色的红色作用,有组织有纪律地动员广大老干部老党员发挥正能量作用。”




朱老这样建言,朱老这样行动。
在2014年,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在江口县坝盘镇坝盘社区驻点帮扶工作中,老天爷偏偏来开一个大大的玩笑,在当年7月一个没有先兆没有任何提防措施的深夜,一场特大洪水将单位千方百计筹资修建的,解决了驻村所在地两个村民组,近300余村民过河难问题的“滚水坝”冲垮了。
曾做过地区交通局长的朱老,深知每一次天灾,揪心的工作是抚慰灾民的心灵和吃、穿、住、行,忙碌的工作是灾后重建和恢复生产,保障适龄儿童安全上学等问题……他在得知江囗方向正在承受狂风暴雨的淫威时,主动打电话给当时的局领导,告诫说到:做领导干部在困难面前,在突发事件中,应该做些什么时。事后,他宽慰地笑了。他逢人便说:彭局长应变能力强,处理事情干练果断到位。我们在第一时间了解了灾情情况。给基层干部送去了“强心针”,给受灾群众送去了“定心丸” 。




第二天,朱老在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主要领导的陪同下,深入灾区,了解灾情。滔滔洪水肆意横冲直撞,撞击的浑浊的浪花一浪一浪拍打着河岸两旁那摇摇欲坠的河柳与经久年月的枯树桩。让人久久难无法忘怀的是那“滚水坝”断裂的残断亘痕,在淫威的洪锋中上跟斗下扑腾左横挡石拦腰截断栽插在河中那凸兀的岩石之间,断裂的钢筋混凝土与洪峰一次次撞击,那怒吼的涛声与时高时低的水柱子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似乎又在提示着什么?
“河对岸两个村民小组近300余名村名,特别是近五十余个中小学生每天都要来来往往…… ”
一直陪同在朱老身边的驻村干部小王说。
朱老接过小王的话,转身对跟在他身后的局领导说:彭局,当务之急是修桥。村民为生活,日常用品的购买和农副产品要卖出去的来来往往,学生读书每天要早出晚归,都要走这里,这事拖不得,急事需要急办。我建议,回去后,召开一个市直部门离退休党支部书记会议,通报这个事,请大家谈一谈想法。“众人拾柴火焰高”,看能不能双管齐下:一是向老干部个人发出倡议,号召大家捐款:二是让离退休党支部想办法,用返回的党费也好,或是让党支部报告所在单位出一点也罢。我在这里先表一个态,个人出1000元。
随同社区支书、主任和闻讯赶来的村民闻言朱老的话语,激动地说:朱老,老姜新味道,我们有盼头了。
从受灾现场回来,朱老不顾年高体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朱老马不停蹄,组织所在单位离退休党支部,召开全体离退休党员干部老同志,过特殊组织生活,倡议发起捐款活动。在他行动下,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局班子会议决定临时召开市直机关单位离退休党支部书记会议,介绍帮扶村工作情况,特别近300名村民“过河难”的窘境,宣传朱老的事迹。三天后,收到捐款9万多元。



当朱老得知精心设计科学测算的“急救桥”还尚缺资金20000余元时。朱老又奔走在市直机关单位间,他的热情他的执着他的精神感动了他人。很快缺口的20000元资金,在紧锣密鼓的架桥施工作业接近尾声的时候,缺口资金如期如数到位。一座能够抵御数十年一遇的“急救桥”就在朱老和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领导的多方努力下建成了。
村民们说:时间最短,办事最快,急我们老百姓之急,想我们老百姓所想的难事急事办成了。我们说什么都不重要,把这座桥叫它“民心桥”吧。每每走到这桥上,总会想起这建桥的故事。“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时时刻刻想到朱老和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




松桃苗族自治县普觉镇梁洪村是铜仁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实践市委“民心党建”工程“支部联建”2012至2013年的联建村。两年联建工作告了一个段落。留下了朱老“拾遗补缺”的故事。
2015年,当朱老得知该村6个村民组中225户977人中,王家村民组和田家村民组就有58户232人,由于山高路远,村民们难逢难遇到最近的集市普觉镇就有三十余公里。到逢场赶集的日子,村民们往往都是“两头黑”(早上出门天未亮,晚上归家天己夜)而提心掉胆,其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要提前十天半月早作打算。而一条早已荒芜的毛经小路又被一段仅两百余米的荒芜之地天各一方,如果连结了这条断涯小经,田家和王家这两个村民组的村民到普觉镇的集市上就只有十余华里,再也不会有“两头黑”担惊受怕。村支两委、镇党委、政府和帮扶单位都因这段路,在每每召开村组会议上和入户调查工作中,村民们的呼声和期盼的眼神,让他们内疚和无助。因为这区区几百米“断涯”荒径,在当时国家有关政策规定里,无法进入项目库,入不了项目库就立不了项,立不了项目,就没有建设资金,没有建设资金,“空壳村”和吃财政“补贴饭”的乡政财政窘境,领导们想做事也难为“无米之炊”。
朱老知道了。他早出晚归,向相关部门讲情况说理由,寻求帮助与支持。终于,这“断头路”资金落实了。从此,田家和王家两个村民组的村民们结束了外出赶场“两头黑”的历史。



十一


生活总是如此关注那些热爱它的人。2016年夏天,山洪瀑发,梁洪村的通村公路多处发生了塌方、水毁等自然灾害。朱老得知情况时,正值朱妈妈在年轻时为了朱老的工作,节衣缩食在家抚养嗷嗷嗷待哺的儿女,过早过多地透支了精神与精力,在居家日子好起来的时候,朱妈妈病倒了,常年卧床休息,有时还出现昏迷状态。此时朱妈妈处于深度昏迷之中,但他仍及时把灾害情况告知市委离退局领导,同时要求村支两委到村民中宣传安全知识,做好危险路段安全提示和临时防护措施,他抽时间到实地调查研究。
朱老认为,扶贫工作也好,党建工作也罢。大白话就是:认穷亲戚除穷根走富路。既然染洪村是老干局的点,老干局又是我们老干部的家。组织上给家里的任务就是每一个老干部的任务。任务中的“天大事”、“鸡毛蒜皮小事”都应是我们的挂念与牵挂。认了这门亲,就是一家人。一朝村里走,终人村里人。
去梁洪村成了朱老的“心病”。
成行的那天,是一个值得书写的日子。2016年9月6日,朱老在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相关负责人的陪同下轻车走亲访戚去了。
到了那本来就山高路陡的简易公路,加上山洪肆意淫威造成的断沟垮坎。车走不了啦。朱老说,车走不了,我们自己开11路车去(走路)。等候在村里的村支两委班子成员和部分村民看到朱老年事太高,纷纷劝说,我们去把路况照成照片摄成像拿来给您看,您年纪大了,走那些烂路不安全。
朱老说,实地调查研究是我们永不过时的传家宝。于是,他迈开双脚,走向那延伸到山里去的水毁公路,一步一步丈量需要加固改造的坡坎和水囥,一手一指比划着松沙泥土的平方数和立方米。一路上,朱老为驱赶疲劳轻松地说起了他来铜仁和在铜仁走路的的故事。
1950年5月,他从省军区机要处调到铜仁驻军46师师部机要股时,从贵阳坐军区雇请的私营木炭车(当时中国不产汽油,汽车行进的动力是用木炭在炉子里熊熊燃烧而产生的热能来驱动)。可想而知,炭好火旺,“车”行走还可以,如果添炭加火不及时,那真是老牛拉破车,嘿吃嘿吃,慢慢吞吞。“车”里不但坐人,还装有部队的军装。遇到爬坡上坎,不是“车”拉人,而是人推“车”。就这样,从贵阳到铜仁就在路上奔波了7天。来铜仁后,那时电话没有,只有军用无线电通讯联络。为了保持信息畅通,有一次要在印江县大家中转,我背着设备,一步一脚印,从铜仁出发,走松桃、过孟溪、爬鸟罗、穿木黄、下朗溪,一路走来,硬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了任务。我们今天走的这烂路,可比过去的路好走多了。 



十二

  远天,山色如黛,如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卷。
近地,朱老那经历苍桑岁月的背影倒影在这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与夕阳余光同辉,留下那坚实而又深深的脚印,是那样清晰是那样明了是那样向着远方延伸……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铜仁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铜仁市委离退休干部工作局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地址: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西外环路市老干部活动中心  邮编:554300